绥西抗战中的宁夏军队(下)

发布时间: 2015.09.02 来源:宁夏日报 作者: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

    喋血乌不浪口
    乌不浪口位于阴山西部。在峰峦重叠、峻峭险要的二郎山东和查石太山西端之间,两山夹一口,形成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。自1939年傅作义返回绥西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后,宁夏军队配属傅部指挥。12月底,傅作义部队一举攻入包头城,日军死伤千余。日本蒙疆驻屯军司令冈部视包头之败为奇耻大辱,声称“一定要扫平河套,全部消灭傅作义军”。日寇“为消除后祸,决心以军队主力采取攻势断然粉碎敌在河套地区的根据地”,自1940年1月开始,从张家口、大同等地调集3万多日伪军,汽车千余辆,配以飞机、火炮、坦克,在黑田重德师团长的指挥下,兵分三路,杀气腾腾地向绥西大举进犯。
    1月31日,黑田率领日军中路主力,分乘780余辆汽车、装甲车、坦克,于下午4时半开始向乌不浪口、四意堂、乌镇一带的八十一军三十五师阵地发起进攻。此时,马鸿宾正在重庆参加军事会议,部队由三十五师师长马腾蛟指挥。日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,向马部防守阵地发起数次冲锋,我守军凭借坚固的防守工事,迎击和阻击敌军,防坦克堑壕和阵地前沿埋设的地雷阻滞了敌人攻势。天黑后,两军阵前对峙。日伪军二百辆汽车像一条长蛇僵卧在查石太山脚下。
    2月1日凌晨,日军先以重炮猛轰乌不浪口、四意堂防守阵地,又以飞机俯冲轰炸乌不浪口前的开阔地带。在敌炮火和坦克协同步兵的攻击下,二○八团守军伤亡惨重,乌不浪口前沿阵地被敌攻破。二○五、二○六团派兵增援,利用碉堡和高地据点工事顽强阻击敌人,攻守双方伤亡惨重。日军见不能攻下宁夏军队防守的阵地,便施放起催泪性、喷嚏性瓦斯。日军在正面攻击的同时,派伪蒙军侧翼迂回,从山后袭击乌不浪口。宁夏马部守军虽奋勇抵抗,终因寡不敌众,各阵地相继被敌突破,其余守军被迫撤出。此役,宁夏马部守军1000多名官兵血洒绥西,他们用生命阻击了敌人的进击之势。
 
    告慰英灵
    马鸿宾在重庆得知部队战败的消息,立即飞回宁夏,赶至磴口。在收容部队、查办指挥不力军官后,又重新组织了两个团,补充装备、短暂休整后,由马培清旅长率领重返绥西。为协同傅作义部队继续与日寇作战,以三十五军为主力的宁夏军队进入伊盟达拉旗一带与敌作战。
    3月21日,傅作义率绥西各部反攻五原,取得名震西北战场的“五原大捷”。此次战役,驻五原日伪军全部被歼,日军水川中将被击毙,包头以西、黄河以南地区的日伪势力悉被扫清。这对保障宁夏、甘肃和陕北等地的后方安全,起了重大作用。
    清明时节,返回绥西的三十五师,对在乌不浪口战死的官兵进行埋葬。人们含着泪将寻找到的148具官兵遗骸安葬于乌不浪口西侧阵亡官兵公墓,并按牺牲官兵残存军服肩章上姓名,刻砖碑立于坟前。
    70多年过去了,每到清明节,当地群众和学校的学生就会到此祭奠长眠的抗日英烈。1997年,内蒙古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在陵园里修建了一座纪念碑,纪念这些为国捐躯的抗日烈士。2003年,乌不浪口抗日公墓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工程建成。那些为国家存亡而英勇献身的烈士,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。(执笔 张久卿)
 
 
    转载自2015年9月2日宁夏日报第20528期



版权所有(C)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 制作维护: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技术处

地址: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街197号(750002)

QQ:3042893 宁ICP备0600148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