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西抗战中的宁夏军队(上)

发布时间: 2015.09.01 来源:宁夏日报 作者: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

    国民党宁夏马鸿宾部八十一军三十五师和马鸿逵部骑兵第一、第二旅赴绥西(今内蒙古五原、临河地区)抗日作战,距今已70多年了。
70多年前,宁夏军队为了民族危亡而奔赴沙场,与敌拼杀,2000多名将士血染绥西大地,他们的事迹应载入中国人民的抗战史册,他们的功勋将永垂青史。
 
    宁夏军队抗日起因
    西安事变后,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。中国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放手发动群众,壮大了抗日武装力量。强大而巩固的边区对宁夏二马有着极强的制约力量;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表现出的抗日立场,也在一定程度上使西北回族诸马放弃与日伪势力的暧昧关系,决心坚定抗日。
    1937年7月7日,宁夏省政府接到南京政府指令后,派民政厅厅长李翰园赴宁夏省所辖额济纳旗取缔日本特务机关,逮捕日本特务13名和多名汉奸,缴获一批枪支弹药、2部电台、3辆卡车及军用地图、文件等。
    抗战全面爆发后,日本仍然没有放弃拉拢马鸿逵的意图。1937年10月17日,日军占领包头,成立了“包头回民支部”和“西北保商督办公署”,特意任命马福祥旧部回民旅长蒋文焕为督办,希望与回族诸马合作。同时,日本人从东北找到一位姓张的阿訇,前往宁夏游说,被宁夏军队拒之境外后,日军又向宁夏省城(银川)空投“满洲国”信件。最后,日军头目板垣亲飞阿拉善旗,邀请马鸿逵会谈。马鸿逵派省党部书记周百锽去会谈。板垣讲,马家几代人都是清室忠臣,现清帝在满洲复国,马鸿逵应继续为清室效力。周百锽反驳道,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,日本人出兵最多,马家亲族很多人在正阳门被日本人打死。如今是家仇未报,国仇未雪,势不两立。
    日本阴谋策动马鸿逵投降的阴谋破产后,便对绥西、宁夏大举进攻,在大量增兵包头的同时,不断出动飞机轰炸宁夏。面临日军入侵的危险局面,马鸿逵开始在石嘴山、磴口等地修筑防御工事,准备阻击来防日军。
    西北诸马之中,马鸿宾最具抗日精神。马鸿宾自幼从戎,十分注重文化学习和个人思想情操的修养,军旅之余,手持书卷,形同书生。长期的学习培养了他正直的为人和爱国思想。日军侵华后,他感于民族危亡,决心率部效力沙场,挽救国家于危难之中。1938年春,马鸿宾在永宁望洪堡举办的军官训练班开学典礼上,马鸿宾登上讲台向部下说:“时时刻刻记着,国家至上,民族至上,保土卫国,尽职守责。在战场上要能攻能守,要有与阵地共存亡的思想准备和抗战到底的决心。”
    1938年5月,马鸿宾被任命为绥西防守司令。为了表示对马鸿宾主持绥西防备的支持,马鸿逵派出两个骑兵旅开赴绥西,归马鸿宾指挥。
    宁夏马家军赴绥西抗日,主要是因为绥西防务直接关系着宁夏的安危,同时马家军被编入抗日军队序列后,打击日本侵略者和守士卫国为首要任务;加之西北广大人民抗日热情不断高涨。在形势推动下,宁夏军队投入绥西抗战亦成必然。
 
    初战乌拉脑包
    1938年5月,马鸿宾就任绥西防守司令后,他带领随从人员赴临河就职。他察看了防区各友军情况,指定了所属八十一军防区范围后,即令三十五师师长马腾蛟率一○三、一○四旅共4个步兵团开赴绥西抗日。
    马鸿宾在临河设立指挥部,他与其子、八十一军参谋长马惇靖一起,将所率部队布置在乌镇、四意堂等地区。马惇靖指挥部队在乌镇、四意堂一带进行演习,并邀请苏联军事顾问进行指导,以极为认真的态度进行战斗准备。
    1939年夏,日军驾汽车、装甲车、坦克从包头出发,向绥西八十一军防地进犯,企图消灭八十一军主力。日军依仗武器优势,先用火炮轰击驻守乌拉脑包的二○五、二○六团防守阵地,二○六团即用八二迫击炮向日军还击,由于使用的是旧式迫击炮,我方开炮后冒出的烟火暴露了自己,日军立即向我迫击炮阵地发射炮弹200多发,将我方炮火打哑。日军在优势炮火的掩护下,接近阵地。二○六团守军按照马惇靖的命令,坚守阵地,待敌人进入有效射程后,突然开火,向日军发起冲击,并与敌人进行肉搏战。他们用大刀砍日军的汽车轮胎,有的日本兵还没来得及下车,就被打死在车上。八十一军的英勇反击,迫使日军撤退,钻进汽车和装甲车逃窜。这一仗,打死打伤日伪军数十人,缴获日军汽车2辆、炮弹100多发、子弹几十箱。这次战斗虽然规模不大,但因首战告捷,极大地鼓舞了士兵和群众的抗日士气。当八十一军开着缴获的敌人汽车来到五原县城时,当地群众在汽车上贴满了标语,表现出人民群众强烈的民族感情。(执笔 张久卿)
 
 
    转载自2015年9月1日宁夏日报第20527期



版权所有(C)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 制作维护: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技术处

地址: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街197号(750002)

QQ:3042893 宁ICP备06001489号